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字数:55
  

      ***    ***    ***    ***
            第二章奇怪的家长会要求

  **********************************************************************

  阿炮到底是年轻人经验少,没有阿力那么的早熟,所以尽管他已经咬紧牙关十分用力地忍耐了,但仍然在康玲的手中发射出来,却也把康玲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地用自己的嘴巴接住了剩余的精子,只是大部分的精液都在那之前的一两秒发射出来,射到了康玲的胸口和大腿上,弄的她身体黏黏糊糊的。

  康玲把阿炮的肉棒在嘴里又好好地吸了吸,确定没有储精袋里已经没有一滴剩余的精液,才把阿炮的鸡巴放开,她张开嘴轻微地吐了吐舌头,阿炮等人顿时看到康玲阿姨的嘴巴里满满的都有白灼的精液,已经和她口腔里的口水混合在一起,那样子真是太色情了。

  阿力和阿炮那刚射过精的鸡巴看得也渐渐又有了抬头的迹象,康玲大概展示了四五秒的样子,实在是憋不住了,合上嘴一口气把精液全部吞入肚,那吞咽的口水声让剩余的还没有体验过康玲色情口交侍奉的年轻男孩们简直要肉棒爆炸了。
  如果康玲揭开眼罩看到面前还有着两根青龙,估计她会晕倒,刚才阿炮的射精量已经是十分的惊人了,自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一大坨的精液一口气吞下去,面前还有着这样的两根鸡巴,自己今天连晚饭都不用吃了。

  「真是吓了阿姨一跳呢,下次要射精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告诉阿姨哦,这是对女生最起码的礼貌,要不然真的会很吓人,不过,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但阿姨真的觉得很厉害能够一口气射出这么多,一定是个乖孩子,平时都没有地方发泄,才会积蓄这么多,想想还是有点可怜,该怎么办呢。」

  康玲一边给那群毛头小子讲解着男女生床上的那点事前准备,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残余的精液,她的话就像是催情的春药,虽然是对着阿炮说的,但因为她被遮着眼睛,所以在大家看来她的对话对象是所有人,所有的精力十足不知道去哪里发泄的他们。

  阿炮其实真想告诉眼前的康玲阿姨,自己的鸡巴里还能够再发射一次,但因为游戏规则的限制他不能开口说话,自己因此也错过了再一次享受康玲阿姨周到细腻服务的机会。

  但他转头又在期盼着哪一天在屋子里只有自己和康玲阿姨的时候,那么自己就能好好地得到康玲阿姨的宠爱了,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

  剩下的还有阿宏和阿甲两个人,他们两个虽然也是个雏儿,但家里的电脑里可是私藏了好多日本的A片,平时手枪打的最多,虽然自己打手枪和女人帮你打手枪那完全是两回事,但因此也多少有了些免疫力,所以坚持的时间稍微比阿炮长了一点,但两个人因此每天都会有打手枪的习惯,所以射出来的精液总体容量加起来竟然还没有阿炮一个人的多,让两人无地自容。

  康玲照例是将他们两人的精液悉数吞到肚里,看着自己的精液被眼前这个充满了肉欲和色欲的女人吞下去,在场的那两个男生脑袋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轰了一下,他们的人生经历里这可以算是非常罕见的,甚至于他们已经在心底里暗暗发誓,以后如果要找女朋友一定要找那种愿意给自己吞精的女孩,康玲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的行为对这两个未经人事的小鬼产生了多么大的深远意义。
  「终于到最后一个了,只要试过了这个阿姨一定能够找出来你们里面谁才是阿赫。」

  康玲的手里就握着自己亲生儿子的鸡巴,可她却浑然不知,眼前的阿赫真的要全身颤抖了,他的鸡巴就这么轻轻地缓缓地温柔地被妈妈握在手里,这是他曾经幻想过的多少次的梦境,现在美梦成真,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可那细腻的手感和温乎的体温是真真切切的。

  康玲握着阿赫的鸡巴习惯性地撸了几下,可就是这么几下已经让阿赫差点要精关失守了,试想想自己的妈妈亲手抓着你的鸡巴帮你撸管,那是多么新鲜而又刺激的体验,那种感官和心理上的刺激无亚于第一次破处。

  好在阿赫平时比较爱健身,所以缩紧自己的屁股和括约肌,越是忍耐着这无比销魂的享受,他还想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地体会妈妈的温暖。

  康玲握着鸡巴轻轻地往上提了提,将她小巧的鼻子凑近了去闻,一股浓郁的汗臭味扑鼻而来,那是刚运动过后所产生的汗味,康玲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些不喜欢的样子,阿赫心想自己早知道想先好澡了,可他却没想到自己也不知道会突然被提议玩这个游戏。

  令阿赫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康玲在皱过眉头,那紧锁的眉头一下又舒展开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根鸡巴真是一个不爱洗澡的孩子呢,肉棒上都是汗味,真是难闻。阿姨喜欢爱洗澡的孩子。既然让阿姨遇见了,那么这次就由阿姨帮你洗肉棒好了,好不好呢?」

  还没等阿赫理解到底要怎么洗肉棒的时候,康玲抓着阿赫的肉棒一下已经送进了嘴里,十分享用地用她的舌头当作打扫用的浴巾,而口水则充当了洗浴液,在阿赫的鸡巴上布满了妈妈的口水,一边的其余四个人看着他们均有种奇异的感受,眼前的是自己的好朋友阿赫,另一个是经常照顾自己的阿姨和阿赫的妈妈,这多重的身份交织在一起,那么多的冲击直面而来,那是比任何的兴奋剂来的管用。

  其中的阿力看着康玲吃着阿赫的鸡巴,更是眼里要喷火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非得到不可。

  其余的像是阿炮他们,就直接用手开始撸动着那刚刚被康玲阿姨吸吮的鸡巴,幻想着她现在嘴里含着的还是自己的那根肉棒,如此一来没想到刺激感也是无比的厉害。

  康玲大概是吃久了嘴巴有些酸痛,吃了最后几口后把那根儿子的肉棒缓缓吐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一边还用手帮阿赫撸着,「这根鸡巴是所有的鸡巴里面最好吃的,阿姨很喜欢这根鸡巴呢,该怎么说呢,虽然不是里面最大的那一根,但是是里面口感最好的,硬到刚好的程度,龟头不会太大,而且很有弹性,虽然有着汗臭味,但在吃鸡吧的时候这种汗味就像是兴奋剂一样在刺激着阿姨。」
  听着自己的妈妈对自己的肉棒品头论足,阿赫的心情复杂再没有比现在还多的,「想第一根肉棒虽然阿姨也很喜欢,但是太大太粗了,插到阿姨的喉咙里有些难受,如果换成现在这根肉棒插进阿姨的喉咙,应该还是可以的,作为奖励,待会阿姨要让你好好试试深喉的滋味,如果你要直接射在阿姨的喉咙里也是可以,但一定要提前出声哦,要不然直接射出来阿姨会被吓一跳的,万一一用力咬到你就不好了。会很痛的。」

  阿力等人听了原来还有深喉射精这样梦幻的美事,纷纷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早就被选中,康玲阿姨已经被这个迷人的游戏玩的渐入佳境,现在的她和一开始玩的时候完全是判若两人。

  阿赫此刻如果不是还想要享受妈妈的肉体侍奉的话,恐怕光是这么几句话就足够让他撸上好几管了,这个眼前的性感又风骚的妈妈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还是那个温柔爱笑又贤惠的女人吗,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和一头被肉欲所支配的野兽一样。

  阿赫脑袋还没来得及细想,他的肉棒已经再一次被妈妈含入了嘴里,自己亲生母亲的温暖口腔,那是和其他女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天差地别,这是阿赫长大以后交了女朋友以后才发现的事,等他长大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女人的口交能让他如此销魂。

  那条软绵绵的舌头像是无处不在的淫蛇,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从意想不到的空间里钻出来,它的舌尖既富有弹性又饱含着爆发力,坚硬起来能让肉棒也感受到它的硬度,可鸡巴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遇强越强,越是受到了那条淫舌的挑逗它就变得越发的坚挺。

  阿赫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鸡巴能够变得这么硬,总感觉就算是石头摆在面前,也能够用鸡巴敲碎它。

  妈妈的脑袋在左右摇摆着,原本扎起来的马尾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脑袋的拨动而飞舞,那种绝世美人在你的胯下伺候的爽感可不是看A片能够比的。

  阿赫的手不自觉地就抓住了妈妈的脑袋,尽管她已经表现的比任何一个日本AV女优都要来的下贱和淫荡,但阿赫喜欢那种自己一手完全掌控的感觉,他要让妈妈的嘴巴随他的动作而前进后退,让深喉的程度和时间长短由自己支配,如果可以的话阿赫真想用鸡巴直接插到妈妈的肚子里,看看她还能做出什么下贱的表情。

  只是事与愿违,阿赫没有撑住多久,在康玲妈妈的一阵吹拉弹唱中缴械投降了,这回他是直接在深喉的时候射出来的,阿赫记住了刚才妈妈说的话,最后的关头紧急提醒了妈妈,「要射了!」

  康玲的脑袋被阿赫死死地按住,根本挣脱不开,她的反应十分的迅速,既然无法挣脱,索性抓着阿赫的两边的大腿,做好了让他在喉咙里直接发射的准备,这还是康玲第一次体验深喉射精的游戏,阿赫的鸡巴在喉咙里一阵一阵地突进、颤抖,马眼里也在一股一股地射出精液,自己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但还是紧张到用力地抓着阿赫的大腿,用力地掐着,腿都被她掐红了。

 一边的阿炮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阿赫的鸡巴轮廓十分清晰地在康玲阿姨的喉咙
  里凸显出来,大概能够看到精液一股股射出,然后又被康玲阿姨一次次吞下的全部精彩过程,他们懊悔死了,这样的好事为什么没有轮到自己,这其中只有阿力一个人没有这样想,他暗暗计划着,迟早有一天自己要让这条母狗比今天还要下贱十倍地伺候自己,让她真正尝尝做母狗的滋味。

  深喉射精的时间大概持续了有两分钟的样子,当阿赫将肉棒缓缓地从妈妈的嘴里抽出来后,他的龟头上还带着母亲的口水,连成了一条丝挂在鸡巴上。
  康玲这回可算是累坏了,她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时候如果再有一个男生需要她继续进行游戏环节的话,她肯定要举手投降,这帮小孩子的体力和忍耐力实在是太好了,大大地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本以为非常简单的一个游戏,没想到最后弄的自己这么的狼狈,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性生活的缘故,康玲不禁在想。

  但她还是没有忘记这次游戏的主要目的,喘着气说:「我赢了,我知道刚才哪个是阿赫了。」

  她指了指眼前的这个人,「最后一个人就是阿赫对不对,我听到他的声音了,一定错不了。」

  几人面面相觑,确实答案如此,然而就在康玲阿姨要自行摘下眼罩进行最终的答案辨认时,阿力火速地拉了阿赫一把,瞬间把自己的位子和阿赫的进行了调换。

  所以在康玲摘下眼罩的瞬间,她所看到的人就是阿力。

  「怎么不是阿赫吗?难道我猜错了。」

  阿力露着狡猾的笑容,「阿姨你真的猜错了,刚才是我故意叫阿赫发出声音来的,目的就是要误导你,果然你猜错了,阿姨输了阿姨输了。」

  其余几人不愧是阿力的狐朋狗友,在明白了阿力的意图之后,天衣无缝般地配合其他演戏来,一起在旁边起哄,「阿姨输了阿姨输了!」

  这其中只有阿赫心里有些不爽,他感觉妈妈受到了欺负,就算是这种玩笑也只能是自己跟妈妈开,别人未经他允许是不能够这样欺负他妈妈的。

  康玲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害羞地吐了吐舌,「阿力真的好坏,竟然耍诈,阿姨不管,这把不算、不算数。」

  大家听了喜出望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可以进行下一把吗?「那我们再来一次?」

  阿力问出了所有男孩的心声,这里面包括阿赫,康玲调皮地摇了摇头,「不来了,累死了都,谁知道你们几个小鬼还蛮厉害的,阿姨都老了,体力上真是跟不上你们,下次吧,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玩别的,今天好晚了,你们再不回家的话家里要担心咯,玩游戏的话阿姨随时欢迎,但不能耽误学习和生活。」
  几人脸上均露出失望之色,怏怏不乐地拿起各自的书包准备离开,康玲送他们到了门口,他们一个个很有礼貌地依次跟康玲阿姨告别,「好的,路上小心,拜拜。」

  当阿力是最后一个告别离开的时候,阿力突然抓住了康玲的手,很乖巧地说:「阿姨你真好,比我的妈妈都要好,我玩的很开心,真希望以后天天能来玩。」
  「好呀,只要你们有空的时候都可以过来玩,可以多陪陪我家的阿赫,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话都多了很多。」

  「肯定的,阿赫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会在学校里好好照顾他的。」

  阿赫听了心里满不是滋味儿,这个称兄道弟的人刚才还在那样的欺负自己的妈妈,他可忘不了阿力的大肉棒刚才是怎么玩弄妈妈的,想想自己就来气,更吓人的是自己想着想着鸡巴也开始硬起来,难道自己喜欢上男的了。

  就在阿赫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阿力凑近康玲的身边,跟她说了句悄悄话,这话阿赫就没有听到,他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妈妈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那么我走了,阿姨再见欸,阿赫明天见。拜拜!」

  阿赫看着阿力离开,挥了挥手,终于是送走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他刚想跟妈妈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也发现了妈妈脸色的古怪,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阿赫不禁问妈妈:「怎么了妈妈,你怎么了。样子这么古怪。」

  康玲被阿赫叫了好几声才如梦初醒般惊觉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吗?」
  「该我问你才是,为什么刚才你的样子这么奇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赫想着刚才这么多的鸡巴一起奸污了妈妈,或者说强暴了妈妈的嘴巴,这么多人这么多根的肉棒,妈妈就算是机器人也要休息,可刚才是一点休息的时候都没有给她,真是不知道她如何挨过来的。

  「啊!我只是在想你的那帮同学真的好好,能有这么一帮同学跟你做朋友,妈妈也久放心了。该吃饭了,回去吧。」

  阿赫虽然心里觉得古怪,但他的心思还是太单纯了,没有往复杂的地方去想,既然妈妈说没事就没事了,在临进门的时候,阿赫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来,赶紧跟妈妈汇报,「我差点就把这件事忘了,真是的,还好想起来。」

  「什么事呀,大惊小怪的,说说。」

  阿赫有些忸怩地说,「就是下周一班主任说要开家长会。」

  康玲一副焕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开家长会,我知道了到时候妈妈会准时参加的。」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出来。」

  阿赫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学校要求每个参加的家长都要是妈妈,还要每个人自己准备一条健身穿的韵律服,布料越少越好。」

  康玲歪着脑袋想着,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